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

09月

30

2019

09月

30

2019

导读:2018年11月13日,丰台区马家堡海底捞火锅店内一名男子称,在锅中吃出了老鼠幼崽。事后,男子向餐厅索要500万元的赔偿。双方沟通未果,服务

敲诈海底捞案宣判 死老鼠放火锅索要500万

2018年11月13日,丰台区马家堡海底捞火锅店内一名男子称,在锅中吃出了老鼠幼崽。事后,男子向餐厅索要500万元的赔偿。双方沟通未果,服务员拨打了报警电话。

随着警方的调查,事件发生了反转。据监控视频显示,2018年11月13日17点40分左右,郭某和妻子进入丰台区一家海底捞店。20多分钟后,他找来服务员,称火锅吃出了问题:在郭某面前的一个餐盘里有一只老鼠。而就在郭某找来服务员之前的18点10分左右,郭某有明显掏兜拿东西的动作。

郭某以向有关部门举报和媒体公开为要挟,向海底捞店索要人民币500万元,遭到拒绝后,2018年11月14日,他又向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报。11月15日,海底捞店向丰台公安分局马家堡派出所报警称,他们被顾客以“在火锅中发现死老鼠”为由进行巨额勒索。

之后,丰台警方对此事进行了官方通报,通报称经过询问证人、调取监控录像、获取第三方专业机构出具的鉴定报告等调查工作,初步证实了郭某在丰台某海底捞店内就餐时,将事先准备好的老鼠放在火锅内,并以此勒索500万元的事实。

郭某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抓获。

案件进展

2018年12月26日,丰台区人民检察院以敲诈勒索罪对郭某提起了公诉。

2019年3月19日下午,丰台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被控敲诈勒索罪的郭某当庭认罪悔罪,其表示案发当时自己脑子一热,随口说的“要500万元”,而实际上他只是想吃顿免单火锅。

依法宣判

本院认为,被告人郭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制造食品安全假象为手段,以损害商业信誉为要挟,向监管部门虚假举报,向公安机关虚假报案,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应予处罚。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郭某犯敲诈勒索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

判决结果

为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维护诚实守信的社会价值体系,保护良好的营商环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郭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二、在案扣押物品,均由扣押机关依法予以没收。

09月

30

2019

导读:2019年5月23日下午,界面新闻记者从邹平市人民医院相关工作人员处得到证实,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张士平去世。此前,据每经网报

魏桥创始人逝世 张士平个人资料介绍

2019年5月23日下午,界面新闻记者从邹平市人民医院相关工作人员处得到证实,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张士平去世。

此前,据每经网报道,山东首富张士平住进邹平市人民医院ICU。多位医院工作人员确认,张士在该院重症医学科治疗,入院时间为5月14日。另据第一财经报道,部分人士称,张士平身患癌症晚期,14日晚从北京的一家医院回到了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市医院。

魏桥创业集团官网显示,该集团是一家拥有11个生产基地,集纺织、染整、服装、家纺、热电等产业于一体的特大型企业。自2012年连续六年入选世界500强,2017年跃居第159位。2017年,该集团还分别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36位,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第10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3位,连续四年位列山东企业100强第1位。

2018年10月,时年72岁的张士平将自己一手打造的魏桥“帝国”正式交给儿子张波,宣布退休。由于产业横跨纺织、铝行业,张士平也被称为“铝业大王”、“亚洲棉王”、“红海之王”。《2018年胡润百富榜》显示,张士平家族650亿元人民币财富排名全国第26名,继续蝉联山东首富宝座。

屡次上榜“山东首富”的张士平有着传奇经历。公开资料显示,张士平1946年11月出生于山东邹平,1964年6月参加工作。1981年,曾经当过推车工、扛棉工、厂消防队长的他迎来人生中的第一个转折点,他作为厂长接管了当时处于半停工状态的邹平第五油棉厂,并于当年实现扭亏为盈。1989年,他筹集1000多万元,建成了1.6万纱锭的纺纱厂,又筹资6000万元建成3万多枚纱锭的棉纺厂和336台织机的织布厂。1994年,张士平创建邹平县魏桥棉纺织厂并任厂长,魏桥由此诞生。

90年代中期,国家下达了“限产压锭”的政策,前后合计的压锭数量约为1000万锭,棉纺业的形势由此一落千丈。这也导致老牌棉纺企业济南国棉一厂、二厂相继倒闭。在棉纺织行业普遍不被看好的年代,张士平却发现了难得的机遇。他注意到,国家规定了压缩纱锭的范围:一是国有企业,二是设备属于解放前的进口设备,以及上世纪50年代生产的老设备。魏桥则不同,一是当时属于集体企业,二是采用的上世纪80年代的新设备,均不在限产压锭的范围内。

1998年,张士平借此机遇大规模收购风雨飘摇的老牌棉纺织企业,就连彼时滨州规模最大、效益最好的“滨州一棉”也被他收入旗下,魏桥的棉纺织能力很快扩大到28万锭。同一年,魏桥棉纺织厂改组为魏桥纺织集团,由此拉开了“快速扩张”之路,陆续在邹平、滨州、魏桥镇、威海等地大规模建设生产基地。其后5年间,魏桥累积投入170亿元,将纱锭从33万枚增加到500万枚,织机从4000台发展到4.2万台。

1997-2003年,魏桥出口年均增长71.5%。到2004年,魏桥集团的销售收入已达231.25亿元。企业利税从1990年的1220万元,猛增到2006年的60.11亿元,拥有八个生产基地,一举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棉纺织企业。

随着魏桥纺织不断扩张,企业每年的用电成本有增无减,张士平开始通过建设自备电厂缓解这一问题。然而自备电厂自建成投产之日起,就与国家电网矛盾不断。1999年9月28日,魏桥第一热电厂建成投产,额定装机容量7.8万瓦。但短短三天后,张士平就接到了淄博电网要求其自备电厂从大电网中解列的通知。

张士平深知,孤网运行风险很高,一旦出现断电事故,将没有任何后备措施,这将给企业造成难以预估的损失。而彼时国家电网一旦拉闸限电,一次就会让企业蒙受几十万元的损失,加之淄博电网态度坚决,张士平权衡再三,终于决定从大电网中解列,魏桥集团自此走上孤网运行自备电厂之路。张士平日后曾对外宣称,“我不是吹牛,我们从来没有出过停电事故。”

随着棉纺织业用电需求不断增加,张士平也在不断扩大自备电厂的规模,总装机容量一度扩大至将近400万千瓦。在满足自身需求的基础上,低廉的电价甚至吸引了周边其它城镇的企业到魏桥买电,这也为张士平日后进军电解铝行业埋下了伏笔。

有了稳定低价的电力保障,在国内纺织行业遭遇瓶颈的背景下,张士平萌生了利用发电优势向其他产业进军的想法。2001年,以高耗能著称的铝业开始进入他的视野。如同当初发展纺织业一样,得益于发电优势的铝业板块迅速崛起。从2005年进军氧化铝领域,到2011年生产高精铝板带箔,再到2014年布局上游铝矿,张士平不断拓展铝产业链,并最终形成了纺织与铝电齐头并进、互补互利的产业布局。

2015年,魏桥集团超过了铝业巨头俄罗斯联合铝业公司,坐上全球铝业的头把交椅,曾经的“世界棉王”张士平又被冠以“世界铝王”的光环。这一年,魏桥集团的总收入达到3332亿元人民币。2018年被南山集团宋作文挤下榜首的张士平家族强势回归,以767.5亿元的财富第四次登上“山东首富”的宝座。

创业20多年来,张士平率领魏桥集团由一个职工不过百人、资产不过百万元的小油棉加工厂,已然发展成如今拥有员工16万名、总资产507亿元的山东最大民企。在外界看来,当许多人在纺织业、铝业等夕阳产业中痛苦挣扎之时,张士平却总能游刃有余。

张士平曾对此表示,“只要你做出比别人更便宜更好的产品,而且是生活必需品,那肯定能活下去,而且还活的很好。”在他看来,每一次市场波动都是难得的机遇,就看如何抓,市场地位和发展差距往往在市场低谷时形成。

09月

30

2019

导读:《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5月23日10时50分,中国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下称600公里磁浮)试验样车在青岛下线。中国中车人士对《中国经营报》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5月23日10时50分,中国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下称600公里磁浮)试验样车在青岛下线。中国中车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将于2022年完成对该样车的高速考核。

磁浮试验样车下线 将于2022年完成对该样车的高速考核

5月23日,中国中车在青岛召开了磁浮交通系统关键技术阶段成果汇报会即首辆高速磁浮试验样车下线仪式。全国政协副主席万钢、中国中车董事长刘化龙出席仪式。

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中车,601766.SH)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高速磁浮试验线正在规划建设中。就600公里磁浮的后续工作,他还表示,将完成基于试验样车的自主化部件验证及优化,在车辆牵引、运行、通信系统间静态及低速调试工作,并开展5编组列车及各系统间的动态集成验证。全力推动高速试验线建设,完成高速段验证运用考核。

目前,中国中车已制定未来四年600公里磁浮样车运用考核计划,中国中车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2019年10月前完成试验样机静态低速联调及优化,试验线建设及工艺准备;2020年11月前完成试验平台建设,5列编组列车及系统工程化样机研制,调试线路及设备;2022年6月前完成试验线立项、建设,完成高速考核。

中国中车于2016年6月启动时速600公里磁浮项目研发。中国中车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介绍称,目前,中国虽然有磁悬浮运营线路,如长沙磁浮已经开通运营,但是这些线路仅是中低速磁悬浮,时速100公里左右,中国中车立项的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悬浮铁路是中国全面布局高铁领先技术的标志。

就项目情况,他还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参与本次项目申报单位包括中国中车企业14家、其他企业30家、院校16所、科研院所5家。项目团队共计1529人,包括国家重点实验室21个、国家工程研究中心21个、国家工程实验室16个。

就更高速实验列车,此前中国曾有过验项目,上述人士对记者表示:2010年原中国南车和原铁道部曾一度立项研制500公里试验列车(cit500),该车牵引功率高达22800千瓦,原目标是突破轮轨时速600公里世界纪录。后因波折,中国南车与铁道部在项目上产生意见分歧,原铁道部出于安全考虑,认为隐去时速500公里概念为好。两家协商后,该项目于2011年12月25日在青岛下线,并改名为“更高速度试验列车”。2014年中铁总直属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下称铁科院)将“更高速度试验列车”改为综合检测车,命名为“CRH380AM”。

该人士透露,因中铁总已经对速度试验失去兴趣,在中国没有建设可以承受如此高速的铁路线路,所以CRH380AM从未进行过线上实验,仅在沪昆高速铁路杭长段试验线按时速380公里以下试验运营。

中铁总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中国在“更高速度试验列车”研究上的目的性很强,就是开展基础性、理论性,关键系统的可靠性研究,进行新材料新技术的研究,为高速铁路未来的发展做好知识储备。对于打破高铁绝对速度纪录,中铁总没有任何计划。

09月

30

2019

 800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热门视频

今日推荐